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如何理解意境:以陶渊明《饮酒》其五为例
来源: 翔宇网 作者:王雨菲 发布时间:2018-06-22 12:14:38 点击数:

在日常生活中, 我们常常用“意境”这个词。比如说,一首诗很好,我们就说:“这首诗很有意境。”一幅画很好,我们就说:“ 这幅画很有意境。”甚至看完一场电影,走出电影院,我们也会听到有人议论:“今天的电影很有意境。”但是尽管大家都在用这个词,对于究竟什么是意境, 很多人并没有搞得很清楚。    

叶朗教授在《说意境》中认为“意境”说的思想根源是老子的哲学,所以他说为了讲清楚“ 意境”的内涵, 我们必须追溯到老子的哲学。他认为, 从老子开始, 中国古典美学逐渐形成了几个重要的理论。一个重要理论是意象说,再一个重要理论就是意境说。 

在文章中叶朗教授提到老子哲学中有两个基本思想对中国古典美学后来的发展影响很大:第一,“道”是宇宙万物的本体和生命,对于一切具体事物的观照最后都应该进到对“道”的观照。第二,“道”是“无”和“有”、“虚”和“实”的统一,“道”包含“象”,产生“象”,但是单有“象”并不能充分体现“道”,因为“象”是有限的,而“道”不仅是“有”,而且是“无”(无名, 无限性, 无规定性)。就“道”具有“无”的性质来说,“道”是“妙”①。

叶朗教授分析说在老子这两个思想影响下,中国古代的艺术家一般都不太重视对于一个具体对象的逼真的刻画,他们所追求的是把握(体现)那个作为宇宙万物的本体和生命的“道”。为了把握“道”, 就要突破具体的“象”,因为“象”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有限的, 而“道”是无限的。

我个人的理解是就比如中国的山水画,越是三三点点的几笔,不需要浓墨重彩,不需要像国外的油画或素描刻画人物刻画物体都栩栩如生,却自能让人感受到所谓的“意境”。照用叶朗先生的话说就是中国古代的画家们如果抓住一个有限的对象刻画得很逼真,是达不到“ 妙”的境界的。

童庆炳教授也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意境”说六种及其申说》,在这篇文章中他总结了古人的论述和今人的研究, 述评了目前较为流行的六种“意境”说,即“情景交融说”“‘诗画一体’说”“境生“‘象外’说”“‘生气远出’说”“哲学意蕴说”“对话交流说”,并指出这六种“意境”说的合理性和缺憾。童庆炳先生认为意境是人的生命力开辟的、寓含人生哲学意味的 、情景交融的、具有张力的诗意空间。这种诗意空间是在有读者参与下创造出来的,是抒情型文学作品的审美理想③。

 虽然童庆炳教授认为叶朗教授的观点不能孤立进行,是不能真正揭示意境的奥秘。但是我认为两人的观点是相通的,两人都认为意境的内涵是非常大的,是很有张力的。

读完两位教授的文章,我认为“意境”是一个很玄幻的东西。比如我们有时候读到一首诗,就像我下文会分析的“采菊东篱下”那样,读的时候我们的眼前浮现的是山是菊,但心里想的绝不仅仅是这些。我们会从心底儿腾升起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而这种感觉通常是惆怅的。因此我认为的诗歌中的“意境”就是透过诗中的具体描写而联想到整个时空,从而引发的某种哲理性感悟。套用叶朗教授的原话就是“超越具体的、有限的物象、事件、场景,进人无限的时间和空间,从而对整个人生、历史、宇宙获得一种哲理性的感受和领悟。这种带有哲理性的人生感、历史感、宇宙感,就是‘意境’的意蕴”②。

饮酒·其五

魏晋:陶渊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饮酒》诗是陶渊明最有代表性的组诗,共二十首,但并非一时而作。其中第五首又是最为人所注目的名篇,成为了千古交誉的诗歌佳品。方宏龙教授说它为我们构建了一个高妙的艺术意境:写景状物则在人耳目;言情咏怀则沁人心脾;用事述理则深入浅出而又含蓄蕴藉,使人在欣赏艺术美的同时领略到哲理的启迪。诗中丰富而层次深邃的文化意蕴使得这首诗更加耐人寻味,气蕴回荡。正所谓“语尽而意无穷”,诗“美在咸酸之外”④。

这首诗的大致意思是居住在人世间,却没有车马的喧嚣。问我为何能如此,只要心志高远,自然就会觉得所处地方僻静了。在东篱之下采摘菊花,悠然间,那远处的南山映入眼帘。山中的气息与傍晚的景色十分好,有飞鸟,结着伴儿归来。这里面蕴含着人生的真正意义,想要辨识,却不知怎样表达。从诗的字里行间,我们往往先品味出田园生活宁静、闲适的意趣后又深入挖掘出诗人对生命安顿、返回自然的喜悦与满足。

但这些显然都不能够成为此诗名垂千古并不断为后人所挖掘理由。在这些教科书般的回答外,我们仿佛真的能够看到南山,能够感受得到诗人的淡泊,这个就是我想说的“意境”。

之所以这首诗能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受得到宁静是因为诗人本身在写作时所投注的复杂而又简单的思想。据方宏龙教授的介绍,陶渊明一直受道家的朴素唯物论影响,始终以审美的态度对待自然,积极向庄子学习,在写作时启发人们发现自然美,领略自然美,并将山水作为“道”的化身,同时借佛家的思想获得蕴涵在自然田园中的宗教愉悦。道、释两家的自然观在陶渊明静谧的田园风光中得到完美的统一,从而具有一种悠然神凝的韵味。

王国维先生说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 …无我之境也。 … …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这虽然是讲此诗的艺术审美特色, 但同时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了人与自然的完美和谐。诗人以“倦鸟”自喻, 完全融合在在大自然的怀抱之中。 主观和客观浑融妙合, 而“见”生动地表现了两者的交感,意境全出,“则此一篇神气都索然矣”诗人挣脱世俗的精神枷锁, 获得了心灵的自由解脱;净化到同大自然一样的纯洁、和融、浑朴,达到了“天人合一”最理想的精神境界,这就是“心远”的极致。“采菊” 四句诗讲的,正是“心远”达到极致的一种艺术境界, 它向读者表明:人的主观心境与大自然的客观环境真正浑然妙合了,人的精神也就从尘世之累中彻底地得到解脱。诗人在东篱下采菊,他的身形固然属于现实世界,但诗人的心境却“悠然”到与大自然冥会妙合的胜境。从诗人主观方面说,采菊东篱,悠然自得,这是对宇宙人生之理、造化自然之趣的领悟;从庐山一带傍晚的自然环境说, 一切都显得和融浑朴, 充满生机, 而这正是大自然的本色。诗人的悠然情怀与眼前的自然气象,都合于自然之道,因而,主客二方也就妙然交融了。 这其中的真意,在诗人看来, 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故曰“ 欲辩已忘言” 。 

诗人对淳朴的田园生活、芬芳的泥土气息的向往,使得此诗不仅具有质朴、自然的艺术美, 更使它蕴涵着深刻的哲理意味。 它是诗人对人生执着的爱恋情感倾注于这平凡的自然景物和生活的结果,从而也铸就了这一篇佳作,使得它的意蕴令后人永远也解不完。 

[1]叶朗. 说意境[J]. 文艺研究,1998(01):16-21.

[2]叶朗. 再说意境[J]. 文艺研究,1999(03):107-110.

[3]童庆炳. “意境”说六种及其申说[J]. 东疆学刊,2002(03):1-9.

[4]方宏龙. 陶渊明《饮酒》(其五)文化意蕴剖析[J]. 社科纵横,2005(03):132-133.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