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限制与自由:从电影蓝色骨头谈起
来源: 翔宇网 作者:李杰 发布时间:2018-06-22 12:14:32 点击数:

电影《蓝色骨头》讲述的是一对青年男女在80年代爱恨情仇。

“我”的母亲是一个追求身心自由的人,但是 生在那个时代的她,身边却是那么多的限制。即使生活有那么多的限制,我的母亲仍然向往自由,追求自由。她是影片中集限制与自由矛盾体最多的人。她是一朵不属于八十年代的花儿,在狂风暴雨中摇曳生姿。电影的旁白说,那不是一段历史,那是一个季节,只能经历一次的季节,迷失的季节。我觉得这足以体现电影的中心思想。

影片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歌词就是:“太可惜,也太可气,我刚刚见到你。你是春天的花朵,开在了秋天里。”这句歌词唱出了电影主线任务的情感纠结。对于母亲施堰萍来说,她是因为自己的美丽而被下放的,她的美丽是毒,限制了她,事实上她是那样一个聪慧而又果断的女子。她天生爱红妆不爱女妆,她爱摇滚,不爱循规蹈矩的歌颂国家的政治性文工团工作。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男人不爱她,更是因为男人是一个同性恋。她是那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作出了《迷失的季节》歌词,却也因为这首歌,她这朵春天里的花朵,开在了秋天里这无疑是她追求自由路上的限制性因素。而对于陈东来说,他对母亲施堰萍一见钟情之时,母亲当时已经心有所属,爱上了他的好兄弟,所以就有了“太可惜,也太可气,我刚刚见到你。”我刚刚遇见你,你就已经被另一种刚毅而又缠绵的气质所吸引打动,目光随另一个男人而流转。对于影片中的孙宏来说,他是一个错生性别的人,他是男儿的身体,却偏生得一颗女儿心。他爱上了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陈东,但是陈东却爱上了暗恋他的施堰萍。这一段关系错综复杂,像拧麻花一样,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纠葛。

一把枪,划破了时代的禁锢,将一段尘封记忆重现天日,隐晦禁忌的爱恋走向自由。互联网时代看似自由,随心所欲,但是网络上其实也是不自由的,看似最自由的年代却也时时刻刻充满了限制。拦路虎,无处不在,不管是八十年代,还是现代。真实的时代,虚拟的人物。真实的人物,虚拟的时代。无论对错,孤独是旅程,浪漫是终点。

看似自由的时候,你的身边实则充满了禁忌与限制,没有所谓的绝对自由。当你想要挣脱肩上的枷锁,当你想要摒弃脚上的镣铐,你就是世人眼中的一个异类。当下的我们,是选择当一个正常人,泯灭于世,还是随心所欲,做不一样的自己,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会如何选择?是承受限制,还是寻求自由?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辩题,也不是一个单选题,他不止一个答案。用崔健自己的概括来说:“”一首歌,两代人,三段故事,四种曲风。”人生和摇滚乐一样:有嘈杂和混乱,有激烈和舒缓,有态度和思考,有戏谑和隐喻。它只有一次,每个人都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只是,这条路,终归只能一个人走。鱼鸟之恋,上天入地,青春之花,充满矛盾,绚丽而危险。

蓝色骨头,就是那个时代的一根反骨,散发着蓝色迷人的光彩。迷失的季节,在错误的时代被打上了错误的标签,也许,在另一个不自由的时代,历史会给它重新定位,重新正名,包括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那一首不灭的青春之歌。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