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田园将芜吾不归
来源: 翔宇网 作者:李杰 发布时间:2018-06-21 11:51:44 点击数:

曾于清寒透幔之时幻想着自己担一柄花锄,携一抹黛玉的情思,住进草木葳蕤的丛林深处,永不出焉。

也曾于黄昏微醺之节,幻想着自己伴着心上的人儿,无羁无缚地走在青石桥上,看着流水捧起我们的身影,走向不知名的鸡鸣鸟唱的村庄……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中国千余年的历史长河中最不缺的便是高雅如林和靖般的隐士了。先有“曳尾于涂”的庄周逍遥于天地之间,后有五柳先生桃花源地的美好遐思,一句“田园将芜胡不归”引得无数文人纷纷将官服束之高阁而躲进清闲的角落,世上不过又少了一正直敢言的志士,多了一貌似落拓实则郁结的农翁耳。隐士哲学固然美丽,然而隐士多为失意不遇者,大都经历了命途的坎坷而痛心于社会的黑暗,最后被迫成为山间的一眼泉,水间的一尾鱼。

泰戈尔云,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人一旦看到社会上不堪入目的丑恶便会愤然大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社会唯有惨笑,满腹痛楚。雪崩时,每一粒雪都有无可逃避的责任,一个有担当有风骨的文人不为高官厚禄而生,也不以闲云野鹤为乐,而应竭尽毕生之所学,为民族之兴亡而呼号,为社会之澄清而奔走。文人者,当为经世济民者也,捧一页书香,携一份责任,走在生命的两侧,将这一径长路点缀得厚重弥香。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生依旧可以享受诗意的美丽。

昔春秋割据之势荡荡,社会上涌现了一批“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长沮、桀溺之徒,孔夫子何尝不向往“浴乎沂,风乎舞雩”的祥和洒脱。只是,夫子始终心怀天下,他殷切地希望全天下的黎民百姓都安享这一份祥和,他对弟子们说,“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而欲谁与”。夫子用木车的激情诠释了他一生至死不渝的责任。

若厌恶了尘世的追名逐利,我当如徐本禹走进贫瘠的山地,用青春为乡村少年举起照亮理想的火把;若厌恶了尘世的风俗浇浮,我当走进神圣庄严的学术象牙塔,在宁静肃穆中尽一粒雪的责任……

我依然会幻想着我的幻想,却不会再有偏执的冲动。旧日的墨汁以喷薄不出今朝的辉煌,与社会过渡脱节的隐士哲学只能是虚无的美丽。

舟摇摇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人间自有大美在,我当承担起生命该承担之重,田园将芜吾不归。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