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宋诗特点小探
来源: 翔宇网 作者:孙悦 发布时间:2018-06-12 12:44:48 点击数:

对于宋诗的特点,我所关注到的大多是由《沧浪诗话:诗辨》中的“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而产生的论述,这是南宋严羽因推崇唐诗,而对宋诗提出的批评。这一评论既引导了后人对宋诗长期的批判,又相对的显明了宋诗的特别之处,反倒促成了一些文人对宋诗的推崇。

因此,散文化,好议论,以学问为诗成为宋诗的特点。特点既可以是优点,也可以是缺点,这也同样是后人对于宋诗褒贬不一的原因。对于这三个特点,我也是有疑问的,疑问来源于对“特点”这个词的理解,我认为能称为特点的,一是“独创”,二是“极致”,具体来说,要么是独一无二开了先河的,要么是到达顶峰难以超越的,对于宋诗来说,这两点都不准确。议论这种方法,古已有之。东晋支遁的《咏怀诗》便有直接说理的句子。到了唐代,杜甫言古,议论尤多,《前出塞九首》之六:“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句句议论。还有《赴奉先县咏怀》,《北征》,《八哀》等作,每首都有议论。在晚唐杜牧,李商隐的诗中已是屡见不鲜。至于以文为诗的倾向,更是源远流长,《诗经国风》中就有,而汉乐府中有些则纯粹是散文。在格式韵律等方面,唐朝的近体诗格律严谨,成就颇高,但并非就是定律。杜甫是近体诗散文化的鼻祖,例如《喜雨》中的“春旱天地昏,日色赤如血”。而在后来的李白的诗中,也更加纯熟的运用这种长短句的手法,例如《蜀道难》中的“蜀道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等早已脱离了格律严谨的束缚。再者“以学问为诗”

,好用典故,言必有据,无一字无来历。《楚辞》中已经有了典故,如“从彭咸之所居”。从古诗十九首以后,用典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唐朝的杜甫更是几乎字字有来历。韩愈的诗,也是以学问为诗,读懂他的诗便需要大功底。因此,从独创性来考虑,这三个不足以称为特点。从“极致”出发,也同样不可取。虽然宋诗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不比前代突出多少,比如以才学为诗,唐代的杜甫,韩愈,李商隐足以盖过宋代任何一个。以议论为诗,以文为诗,也只是北宋中晚期才蔚然成风。然而古往今来这么多学者的论述总归是有道理的,我认为好议论,散文化,以学问为诗之所以称为宋诗特点的原因是创作者的普遍性。优缺点都得到了发挥,作品的良莠不齐所导致的争论使这三点在宋代得以被普遍的关注和显明。但是,不应该把宋诗的特点局限于这三点。

宋诗还有很多内在的特质,近代学者在对唐宋诗进行更深层次的剖析中指出“唐诗以韵胜,故浑雅,而贵蕴藉空灵;宋诗以意胜,故精能,而贵深折透辟。”“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这些论断不否认严羽提出的观点,但是眼界更广,着眼于美学风格,更加公正的评判了唐宋诗的特长,揭示了唐宋诗内在本质的差异。

对宋诗特点的概括很多,世俗化,叙述性,平淡,理性,富于理趣等等,这些总结都有根有据,阐述的很精彩,我很认同,但在这里不想过多的重复。然而,有一点我想着重提出,就是日本学者吉川幸次郎在《宋诗概说》中提出的一点——悲哀的扬弃。吉川认为,一方面,宋代生产的发展促进了社会分工的细化;另一方面,哲学的发达又促使理性思辨的深化。两者都使宋人能冷静的看待多变的人生和复杂的社会,他们的人生态度因理性更加达观,从而产生新的人生看法,即悲哀的扬弃。他认为,这才是宋诗最重要的性质,并且是宋诗对过去的诗所作的最大改变。这也是我从宋诗中深受感触的地方,苏轼等人对生活的达观情绪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看待世事的态度。这个性质也符合我所认为的“特点”的要求,独创与极致,但在大多数文人的论述中忽略了这一点。

宋代文人在唐诗这座难以超越的高峰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他们在其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但也试图摆脱唐诗的藩篱。宋诗的创新有很大的难度,但也成功的另辟新径,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尤其是平淡与理趣一度成为后世赞颂的典范。唐宋诗各树一帜又相互补充,对于我们后世而言,影响甚远。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