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曰归欲归难言隐,君心安处是故乡
来源: 翔宇网 作者:孙颖 发布时间:2018-05-25 12:26:37 点击数:

曰归欲归难言隐,君心安处是故乡

古有“诗三百”,汇集成《诗经》,成为中国诗史的源头,余冠英先生著有《诗经选》,前言提到,我们的祖先勤于劳动,能歌善舞,能说会唱,他们有歌唱的对象、内容吗、和形式,这些歌唱叫做“诗”,可入乐入谱;原名叫作《诗》,后汉代儒家将其神圣化,列入“经”,现在《诗经》这个书名已为人们广泛使用;《诗经》既有风雅颂的音乐形态,又有赋比兴的艺术创造;《论语》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真情实意不作虚假,这是对《诗经》的高度评价和总结,使得我们在赏读时不会误入迷途。

古代诗词,不论是诗经,还是唐诗宋词元曲,似乎都对女性形象很偏爱,描写田园少女,闺阁少女,思妇形象比比皆是,而我这次要从中选取赏析的篇目是“小雅”中的《采薇》(朝廷之音曰雅,指的是周王朝直接统治地区的音乐,包括大雅、小雅,总数150篇),《采薇》是一首“征夫思归”诗,古今以往有游子思乡,但关于“征夫”的题材倒不是很多。《诗经》有一个特点,就是它要求你要有物物联想的能力,例如《关雎》,关雎是一种鸟,总有人称人间鸳鸯,只羡鸳鸯不羡仙,这雎鸟合鸣相依相恋则也有所暗含,此处就不得不提到《诗经》的艺术表现手法了——赋(铺叙)、比(比喻)、兴(起兴),以关雎合鸣起兴到君子淑女,又如下文“采荇菜”兴起男主人公追求淑女的种种;这首《采薇》是否也使用了同样的艺术手法呢?

有人说,从诗经里走出来的女子袅袅娜娜,款款盈盈;从诗经里走出来的男子历经沧桑,豁达坚毅;从诗经中流传出的故事飘渺悠长,哀婉凄美。《采薇》中的征夫的形象又是什么样的呢,接下来就着眼于文本细细体味其中百味。诗经大都是四言诗,《采薇》也不例外,这首诗以“采薇”起兴,“薇”是一种野菜,俗称野豌豆,所以意为“采摘野菜(豌豆)”,借这一故乡劳动活动,引起后面主人公对现状的哀叹。

这首诗可以分为三个层面来看,通读全诗后,前三小节可以划分为第一个层次,前三节重叠运用“采薇采薇”,意思是“采薇菜啊采薇菜啊”,我觉得采薇菜这一行为可以有几种解释,一可能是其归途所见,二可能是想象之景,三就是联系其身份,主人公在军旅生活中时常采摘薇菜果腹,表明戍边生活的艰辛;值得注意的是前三节的第二小句:薇亦作止-薇亦柔止-薇亦刚止,其中“作”、“柔”、“刚”记录了薇菜的生长过程,破土发芽到嫩叶伸展再到根茎老去,这一过程暗示着时间的流逝,同后面的“岁亦莫止、岁亦阳止”一起向消磨了青春的戍边生活控诉,真是令人“心亦忧止”,“曰归曰归”,说回家啊说回家,重叠使用,这体现了主人公的归心似箭,总不能归更是使得主人公的焦虑迫切跃然纸上,这组重章复沓的手法体现了诗经的音乐美。“玁狁之故”反复出现亦是强调,主人公“靡室靡家、不遑启居”(居无定所),都是因为北方少数民族的侵扰,使得民不聊生,流离失所;第二句再次表达自己回乡的渴望,但却行军不定,无人托去家书;第三句主人公不仅埋怨起当权王室,他们的无所作为使得他们的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下文转写军旅生活,所以第一层采用了倒叙的写作手法,四五句可归为第二层,写羁旅行役生活的场景,精车壮马时刻准备着,战事紧张,盔甲也不得卸,战战兢兢不曾安心歇息过;关于军中将士战马的描写可以看出主人公对我军的自豪,但也通过边戍紧张的氛围暗示了久不能归的理由。最后一句单独作为一个层次,从倒叙,再到回忆军旅生活,然后又转入回忆的回忆、眼前的现实,最后一句也是传诵最广的一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主人公回想当初出征从军时,杨柳随风飘扬,而今我归来确实大雪纷飞,道路艰难,饥渴难耐,我心里的悲伤啊,又有谁能够知道呢?融情于景,借景抒情,主人公一别许久,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行路只有一人同,孤独寂寞伤感,可以想见,漫天白雪,孤影一抹,是多么地落寞。

曰归曰归不能归,欲归欲归无人觉,不禁有种“还乡须断肠”的感觉,即使有断肠感,但也没有断肠念,征夫戍子的渴望心情没有令他失去理智,他没有当一个逃兵,他是一个正直男儿,也有自己的“侠骨柔情”,归罢,归罢,君心安处是故乡。


责任编辑: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