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一种愁思,两处生情
来源: 翔宇网 作者:孙悦 发布时间:2018-05-15 12:31:53 点击数:

吴县伤心夕照中,故国凄凉,剩粉余红。金沟御水自西东,昨岁陈宫,今岁隋宫。

往事思量一晌空,飞絮无情,依旧烟笼。长条短叶翠濛濛,才过西风,又过东风。

一剪梅 咏柳   ——夏完淳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李清照

这两首词表达的情感都是“愁”,但情感对象截然不同,夏完淳忧国,李清照思人,无所谓优劣,只是经历不同,境况不同。两首词抒情对象的不同选择决定了格局气势的差异。大国之忧与小家之思本就不是同一个层面上的。家依附于国。因此抒发小家之情似乎便显得小气了一点。但文学涉及的领域本就是方方面面的,“国”与“家”都有值得言说的价值,对我来说,对象上的选择并不能作为判定优劣的标准,只是各具特色,各有所长。

 

这两首词有许多的相似之处。首先,就作者来说,两位词人都可用“才”来形容,天赋异禀,从小又都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腹中有诗学,胸中有正气,因此这两首词在才学上都是上乘佳作。再者,就作品本身来看,两首词均是抒发愁情,心中志趣不能得意。两首词虽然抒发的情感倾向不同,但是选取的意象有重合之处。“金沟御水自西东”“花自飘零水自流”都选取了“水”这个意象,古往今来,“水”都是意“愁”的好物,“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抽刀断水水更流”等都借用水来将抽象的愁情具体化,个人有个人的妙趣,让人体会到愁的绵长与悠远。再者,两首词的尾句“才过西风,又过东风”与“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似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两句之所以让人觉得相似,是因为既让人体会到时空变化,前者是时间的流动,后者是方位的变换,又有节奏感,还均掺入了无奈责备之情。

 

两词的不同之处也很多,首先,作者创作时的背景经历不同,这也是导致情感不同的主要因素。夏词抒发亡国之痛,有浓烈的爱国情怀。夏完淳出于明末清初,正值国家风雨飘摇的动乱时期,深受到父亲与恩师的感染,对于国家有浓烈的忧愤之情,毅然束发参军。本就一身正气,历经沙场之后,心胸与气度自然更不寻常。李词是抒发别离相思之情,蕴含绵延不断的相思与怨念情绪。李清照当时处于与丈夫长达几年的分离中,加上家庭处境的不顺,自然孤独感尤甚,忆别而又怅往相见。遭遇的不同导致感情的不同,抒发的都是内心的真情。每当遇到风格不同的但又同样抒发愁情的诗词,我常常喜欢用“悲”和“哀”进行归属,从情感体验上来说,“悲”更适用于是气象宏大的语言中,表壮烈之感。而“哀”更适用于小情小调,自怨自怜的诉说。悲像在呐喊,哀好似低吟。夏词喷发出雄浑的爱国之音,李词流淌出婉转的忧思之叹。从女性角度来看,对夏完淳的爱国豪情欣赏佩服,对于李清照词的柔情更加感同深受。

 

另外,两首词在意象的选取上也呈现各自的特色。夏完淳词的选景大多是远而阔的,破败的城墙,飘飞的柳絮,摇动的群柳,这种博大的意象相配于词人的心境,试想词人站在城墙下,柳丝群起而摇动,柳絮漫天飘扬,风愈紧,天愈暗,词人郁结于心,物是人非,家国破败,努力付诸流水,无奈而又愤怒,似要高声呐喊。而李清照的选景则比较细致,“残红”“月光”“归雁”“锦书”,她静静地看着花儿凋谢,偶闻残存的香气,依靠着栏杆,凝视月光,期盼着归雁,即使有言,也是细语。两首词情景交融,借景抒情,虽然夏完淳是借着对“柳”与“水”之无情的斥责,而李清照是借着“花”与“水”之情状来自喻,但是他们都将外景与内情完美的融合起来,纵使声响不同,真情颇动人心。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