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读《推拿》有感
来源: 翔宇网 作者:钱慧 发布时间:2018-05-09 20:57:23 点击数:

读《推拿》有感

毕飞宇的《推拿》讲述的是一群盲人推拿师在沙宗琪推拿会所内所发生的事情。小说并没有一个固定的主人公和视角,而是采取了一种屏风式的短篇小说叙述手段,让文章的主要人物一个挨着一个鱼贯出场,分章叙述他们各自的身世际遇和难言苦衷。这部小说将来自天南地北的盲人都推到了舞台中央,让读者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看到他们于生命困境中的突破与创造,感受人性的美好与温暖。

我们总习惯性地将盲人群体定义为弱势群体,这种观念是对盲人群体的一种曲解。盲人群体在生理上是特殊的,是处于生命困境的,但在精神和价值创造方面,他们与健全人是无异的,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他们同样具有无穷的向上的生命力。《推拿》让我们知道,盲人群体并不是底层,更不是需要被怜悯被施舍被发言的对象,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倾听与真正的尊重,仅此而已。

帕斯卡尔曾说过:“人不过是一根能够思想的苇草,是自然界最为脆弱的东西。”确实如此,人在这尘世间只是一颗渺茫的星辰,就同江上一孤舟、乾坤一草亭一样渺小,但渺小的个体却能看到广阔无垠的世界,由是生活生发了诸多的可能性。不幸的是,盲人的生活与常人是不同的。我们说盲人能和圆全的人过同样的生活正如说四方的圆形,静止的动作一样自相矛盾。究其原因,盲人和圆全人在生理方面存在差异性,而这种差异性也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陷入了生命的困境。

盲人这个特殊群体,本来就与健全人之间有着一道天然的屏障,他们影子似的生活在常人世界的犄角旮旯里,也就像影子一样,没有重量、不占空间,却又随物赋形、无处不在,可以这样说,盲人在现实生活中被健全人安排到了一个边缘化的位置上去。应该说,盲人对健全人是心存戒备的,就算亲密如都红和高唯,都红也未将沙复明喜欢自己的事告诉高唯。归根究底,健全人多了双眼睛,有眼睛的人可以看到盲人的情态盲人的变化,盲人却看不穿有眼睛的人的心。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然而,一些有眼睛的健全人,却从不打开心灵的窗户,于是他们的心灵是没有光的。与这种看不见所带来的伤痛相比,《推拿》中来自光明世界的一些人则给盲人们带来了更为尖锐的伤痛。沙复明在学生时代被健全的陌生女孩邀请逃学泡吧,可健全女孩并不是真心想和沙复明建立美好的友谊,而是将沙复明作为一个工具和别的女孩争奇斗艳。残缺的沙复明大概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在三个健全的同龄人面前扮演了一个笑柄。

我们不难发现,《推拿》这部小说中每一个推拿师都是面临着生命困境的,他们的故事如果稍加修饰都能成为感人至深的催泪弹,都能变成励志小说的极佳素材,都能变成一把冰锥,一下下戳着读者的脆弱的内心,但作者并没有这样做。我们读完这部小说所看到的更多的是盲人群体蓬勃向上的生命力,不可玷污的人格尊严和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温情。《推拿》让我们感受到了温暖,看到了人性的美好、人格的尊严看到了正面的建构同样具有力量。

《推拿》是一本格局很小的小说,它并没有什么壮阔波澜,然而推拿又是格局很大的小说,每一位盲人的内心深处,分明都涌动着各种炽热的岩浆——爱,尊严,生存。而这些,正是可以照亮世界温暖世界的明灯。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