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悲壮雄音
来源: 翔宇网 作者:孙悦 发布时间:2018-05-04 17:20:57 点击数:


寒山几堵,风低削碎中原路。秋空一碧无今古。醉袒貂裘,略记寻呼处。

男儿身手和谁赌?老来猛气还轩举。人间多少闲狐兔?月黑沙黄,此际偏思汝。

——陈维崧《醉落魄.咏鹰》

读过一篇题为“乱世人间的正义悲歌”的文章,讲的便是这首词。仔细忖度,觉得这个“悲”用的特好,姑且用比对,哀常常用于小情感,悲总是用来表达一种大气魄。正适用于这首词所体现的豪放气度。

要赏诗词,必得先解其人。陈维崧身处国破家亡的易代时期,一生落魄,壮志难酬。在动乱时代的经历和胸中难酬的壮志让他经历了太多的人生苦痛,亲眼目睹了苍生的悲惨生活,使他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夫言者,心之声也。”这首词便是他在乱世中呼唤着人间正义的悲歌。

这首词题为咏鹰,是一首咏物词。咏物是陈维崧非常擅长的,风格多样,其中尤以豪放风格为胜。这首词开篇气势恢宏,以一片肃杀之气烘托所咏之物的气势,炼字极妙。寒山点明环境是深秋的北方中原大地,强调自然环境的寒冷。几堵一词含义丰富,有人认为是说几座山峰高耸入云,写鹰生活环境的险峻,给人空旷萧条之感。又有人认为这里是从鹰的视角来写,翱翔空中,俯视大地,山峰在它眼中像一个个小土堆似的,突出鹰飞的极高。风低削碎中原路,一阵疾风吹过,气势逼人,似能削碎道路上的沙石,让人联想到雄鹰极速飞过的场景。“秋空一碧”,笔锋一转,由急入缓,写秋天的碧空澄澈,渲染一种壮阔辽远的氛围。此时作者已然出现,与这辽阔的景色融为一体,大醉之后,解开貂皮大衣,呼寻着苍鹰。这与苏轼的“酒酣胸胆尚开张”的豪情满怀如出一辙,气概是何等的豪迈!行文至此,均是令人兴致激昂的气象。“略记寻呼处”,哦,原来这一切只是词人的回忆,这恢宏的气势只是记忆中的场景,时光已逝,早已找寻不到,让人不禁慨叹。但我认为,这并非就是一味的遗憾了,“无今古”一面写时间的流逝,一面暗示着词人的雄心未变,与往常无异,这矢志不渝的豪气是不曾改变的。下片紧接着上文的情感,抒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之情,强调自己老当益壮,豪气不减当年,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没有人可以较量。在这人世间有太多横行的狐兔之辈,在这样的乱世,在这样的境况下,我就尤其的思念你!

这首词的咏物之法独具特色,通篇为鹰造势,所咏之物呼之欲出,直到结尾才以第二人称的方式提及,稍加点题,便即收束,尤为精妙。

咏物一般都托物言志,尤其词中的“男儿身手和谁赌?老来猛气还轩举。”一句,让人深刻地体会到词人壮志难酬的无奈之情。“人间多少闲狐兔?”一句有深厚的寓意,在作者生活的风雨飘摇的动荡社会,“闲狐兔”象征着人世间的奸佞小人,鸡鸣狗盗之辈,他们将社会搞的乌烟瘴气。月黑沙黄之际,作者呼唤雄鹰,其实就是对正义之人的呼唤,希望他们出来整治这个社会,拯救人民。 《乱世人间的正义悲歌》中提到,一个“思”字,说明这只雄鹰的非现实性,预示着这一切的不可实现,词中的现实世界仍然一片黑暗。这首词常被用来与杜甫的咏鹰词比较,因他身处的现实环境比杜甫的更为艰难,更为黑暗,因此世人觉得陈词的呐喊之声更为迫切,更胜一筹,也更具悲壮之情。

这首词的写鹰之法以及感情的流露常被用来和其他咏鹰词相比,用此之“雄鹰”比彼之“雄鹰”,有相似之处,也各具特色,各有所长。但我更想用这“雄鹰”与晚唐时期出现的“笼鹰”“病鹰”等异象作比。“笼鹰”因受外部限制而不得志,“病鹰”所表现的是岁月流逝,生命走向衰微,雄心虽在,但又无可奈何。他们与雄鹰作用相同,抒发情怀抑或针砭时弊。然而,不同的是,不是通过鹰的刚健勇武来抒发凌云之志,而是以“鹰”喻己以示壮志难酬苦闷彷徨。陈词中的“雄鹰”虽是记忆中的,但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就让我疑惑,这些“雄鹰”为何在词人的呼召中却不应答呢?我想,它们有的成了笼鹰,有的成了病鹰。此时的作者,也是处于这样的境况中,因此,他寻呼的不仅是正义之士,更是在外力强压下对自己内心力量的呼唤。我觉得这也是它较杜陵“安得尔辈开其群,驱出六合枭鸾分“之句更为激烈的重要原因。


责任编辑: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