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栏目导航
热门点击
植物眼中的周氏爱情
来源: 翔宇网 作者:苏欣佳 发布时间:2018-06-30 22:46:35 点击数:

采访者:野草族天津区第二十八代组长

第一次看到那个女人的那天,特别的吵。虽然这帮人平时就不知道安静这两个字是怎么长的,但那天他们好像要吃了整个世界一样。日子?你认为我,一棵草,能记住人类的日子,···啧,别这么谄媚,好了,我想想啊,应该是五月份,四五号的的样子吧。(作势休息状,被唤醒,不耐烦)没了,还要什么,我不连日子都告诉你了,唉,让我想想啊,那个女的穿的,不记得了,好像是个蓝布衫,反正这段时间,她们变得花样多了,不怎么记得。不过,我倒是记得那个女人还第一个发言的,说的还挺激动的,怎么说的来着,“好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你说文质彬彬,不像我(哼),当然,小爷怎么会说这种句子,这句话是当时站在那家伙边上的一个男的说的。那家伙是谁?就是你一会儿要采访的那颗不死鬼。

 

采访者:杨树族天津区五代组长

呵呵,小草,我在这可是能听到你的说话。不死?不不,当然是那小孩在开玩笑,我不过是长寿了一点,看的东西就多了罢了。慢,别激动,让我捋捋思路。嗯,邓颖超女士,对也就是小鬼嘴里的女人,小鬼不懂事,请多多包涵(摆手)。哦,我不是第一次见,对,两位都不是,我见他们的时候还小着呢。不过先生好像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大概是出去了,这段时间应该是回来住下了。我不是第一次见他们,但到是见到了他们两个的初次见面,有趣的是,两个人是那样的相似。一个人在台上激情澎湃的时候被“介绍”。谁先啊?我想想啊,应该是邓女士先认识周先生,毕竟周先生在外面好像打出了名堂。我还经常从路过我的学生口中听到他的大名呢。

具体语句,唉,你这小记者要求还蛮多。唔,“那个戴鸭舌帽、穿西服、白皮鞋的就是周恩来”这句,还要啊?哦,“那个就是最近谈的邓颖超啊”。问我他们的反应?哈哈,所以我说这对夫妻有意思,你听听啊,“哟,周恩来长得很漂亮啊”“这小姑娘,好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呵,别激动太早,这时候的他们不过是彼此都有印象,还淡着呢。对了,听说雏菊那家伙知道些事,你去问问他吧。

 

采访者:雏菊族天津区二十三代组长

啊,问我那事吗?那时候应该是傍晚吧,对,我们族正在为即将来到的御寒做准备,我在一边闲着,正巧就看到了邓颖超——嘿嘿,那时候她是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礼帽少女,我就没见过女娃子打扮成这样的,说是在话剧里演什么男新闻记者。你问我那位男人的态度,呵,这话剧就是他指导的,你这就诧异啦?要知道人家不仅参与指导,还亲自上阵反扮女角呢,听隔壁的野草说啊,这妆都是他自己画的,他有次啊,还凭着这手艺扮成老太太大摇大摆从特务的包围中离开呢。你说爱情,唔,那时候他们俩还没怎么吧,撑死就是友情之上。哎,你要是知道他们的爱情,去月季那吧,之前听风公子传过消息,她好像知道什么。

 

采访者:月季族北京区二十三代组长

你好,哦,是问我那两位夫妻的感情史,还是雏菊介绍来的,那你就待分清楚点,我知道他说的事,我说的是事可要比他的晚好几年呢。

恩,那时候颖超是附小的老师,我就住在她房子旁边的院子里。那天她收到一张明信片,因为她平时也经常收到书信,所以我也不是那么好奇。但是,就一会儿,大概就是拆个信功夫,就听到屋里传来一声惊呼,然后就是椅子倒地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子的乒乓和咣当,所以好奇之下让我那个在窗边的族人往里瞧了瞧,您猜是什么?呸,我当然知道是周先生的了,我让你猜的是内容!听好了啊,他从法国寄来的就一幅图,一句话,在这张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上,周恩来写道:“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啊哈,这可算是那个时代最深情的表白以及对这个女子的爱堪比自己的信仰。没想到吧,这个被世人认为严谨古朴的男子也有过如此激情。

对对,张若名,确实,他们俩个人之间这个女子是不能避开的尴尬,但幸运的是,在当时的那个社会,这也变成了很坦然的东西。别不信啊,真的,我上次听到的,不是这,是通过我一个族人说的。好像是在聊天的时候,周先生被问到两人当年的往事的时候坦诚相告:“当年在法国的那个美丽的朋友,“对革命也很同情”,“但是,我觉得作为革命的终身伴侣她不合适”,在周恩来眼里“坚持革命”的小超便成了终身伴侣的最佳人选。”

哎哎,你可别说什么政治婚姻,爱情的悲剧啊,这可是对他们俩最大的侮辱,也是对那个时代的侮辱。而且别以为凭着现在对“革命”的误读就可以肆意评论那个时代,而且有什么证据能说俩人无爱情呢?就说之前说的信件,他们俩分开的那段时候,恩来光是寄给颖超的就有一百五十多张就多,而且啊,啧,你去找街头那棵杨树吧,老娘被你气着了,不奉陪了。

 

采访者:杨树族北京区第九代组长

你质疑他们之间的爱情啊,难怪月季会炸毛呢,她可以容不得任何一个人插足这段旷世之恋,哪怕只是言语上的。你要知道这对人可不像那几个开国将军一样,一建国就“弃旧娶新”,两人真正实现了白头偕老,相濡以沫,更难得的是邓女士,做到了与先生的“共同御敌”,都是国家一级官员,都为这个国家风险着,奉献着。

啊,一不小心就官方了,来说说你要的爱情吧。你还记得日内瓦对周来的独特性吧,事情就发生在那时候。咱们的邓女士因为思念远在日内瓦的恩来,就将院前正在盛放的海棠摘下(咳咳,幸好是个还没有意识的小植物),压制成型与去年的枫叶一起寄去了远方,嘻,这还不懂,无非就是“恩来啊,这海棠都开了,赏花的人怎么还不回来啊”。表示?而恩来则还寄予玫瑰,和玫瑰一起来的还有本人。最后,两人干脆将这些花一同放入了玻璃框中,记名:《北京,日内瓦》。从此客厅上如此独特的装饰,羡煞旁人。怎么样,这样低调而又深情地秀恩爱方式是不是比如今你们人类动不动抱着一把甚至一车花骨朵舒服多了。

呵,其实还有蛮多的,就像那句经典的言论,“忙人想病人”,摸不到头脑?提示一下,那时候邓女士正在北京治病,秒懂了吧?

其实,这样的事蛮多的,只是你们不知道啊,毕竟你们不是我们,我们的世界是缓慢的,因为你们而生动,而像这一对如此有活力的人,就本能地吸引我们啊,我们甘愿日夜守望只是记录他们的痕迹。野草雏菊他们甚至几代人就为了这毫不相干的人倾倒。可是啊,现在不行了,现在的小辈只是记得任务,丧失了当初的仪式感与使命感,不不(摆手),这不怪他们,信仰这种东西是有时代性的,总会有属于他们的信仰,但,只求他们不要因为无知而可憎啊。

气氛好像不对啊,说说原来的话题吧,爱情,周恩来和邓颖超这俩个人之间的爱情,不是我们自夸,那真的是我们陪他们一起走过,看着他们相遇,相识,相惜,相恋,相处到尾音,就如我们曾经看到过的每一对人类夫妻,但又不像每一对我们见过的夫妻,他们因革命而走到一起,因信仰而相互扶持,因责任而陪伴终生,看似没有情爱的任何环节,其实都充满了他们爱的气息,这般美好到心醉。

 

记者尾记:

我原并不知道看上去冷静的植物家族也有如此热血沸腾的一面,(笑)但经过与之的交谈,心中的恩来形象似乎变成地更加立体了,也体会到爱情的魔力。今天的采访完美成功,感谢以上植物族族长的帮助,祝你们生活愉快。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