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校园文学
距离
来源: 翔宇网 作者:梁馨宁 发布时间:2017-12-28 10:37:56 点击数:323次

我想,时间就是恶毒的女巫。如果想要长久的寿命,就必须拿青春的容颜来做交易,正如想要成长,离开家乡去远方,就要拿曾经最近的距离来交换一样。

钥匙抖动的声音在楼道中尤显清晰,出卖了我颤抖的双手。到底是喜悦亦或是紧张,这复杂交错在我心头,已然难分。又一次站在外婆家的门前,感觉仿佛我与这房子从未分别。

岁月将偷来的我的回忆就藏在这房子里了吧,没有改变一丁点最初的模样。外婆似乎不在家,我便仔细打量了周围。那香炉里萦绕着未焚尽的香的味道,虔诚地佑福着孤单的外婆。慈眉善目的菩萨与我离家那天的样子也是一般的,似乎在宽恕着我对外婆这么长距离的冷漠,正如宽恕我曾打破过外婆最珍爱的花瓶。记忆中微胖不高的老妇人好像在炉香的白烟中幻出了身影,令我激动不已。

是的,我便是那游荡漂泊的小船,在最后的最后还是回到了开始的港湾。几千英尺的距离只对三维的肉体有用,在同一平面上相通的心意与爱,却永远不曾隔膜。以前我以为只要有着精神的零距离,便一切就够了。但不曾想外婆的家,是我的心我的眼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喧嚣这所渴望的啊!

记得离开外婆去上学以后,我便很少踏足这幢房子,外婆总会打电话给我,絮叨地诉说着她每天的行程,像个小孩一样。学业减重,每日长长的一通电话粥竟成为负担。在一次实在不耐烦地大吼之后,我的手机便再也没响过。“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外婆的专属铃声,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件包裹,甜甜的油糍、糯香的肉粽、酥脆的豌豆饼、稠软的八宝粥……这些童年的挚爱又一次清晰地品尝到,我感觉与外婆又从未分离。后来,总想着打个电话问候她,可是借口阻塞了我的行动,竟不了了之。现在想来,我眼前总会浮现出外婆吃力地蹬着三轮车笨拙的模样,只因车厢里有我爱吃的美味,以及外婆守在电话旁期待执着的眸光。于是鼻翼翕动的空气有了酸酸的味道,触控触到的风变得湿润起来。

我想是外婆的爱温柔了时光,打败了距离这怪兽,外婆的房子是神祗的家,庇护这远方的我。无论小学、初中、高中,尽管学校一个比一个离外婆家远,但那距离也敌不过亲情这绵长的线。

“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熟悉的铃声回荡在空旷的楼道上,那分明是我稚嫩的嗓音!哦,外婆那微胖不高的身影出现在了楼道的尽头,望着她惊讶的脸庞,我开心地笑了:以往都是你风雨无阻送来的美食温暖了我们的距离,这一次换我用最真实的方式来弥补你电话旁的守望!

踟蹰复踟躇,今后我怎能让无端的借口成为我不归家的理由?因为我不敢想象,当时间将一杯黄土盖在我的眼前,即使我将膝盖跪进坟土里,也无法缩短这祖孙间的距离啊!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