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校园文学
读《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
来源: 翔宇网 作者: 郝蒙蒙 发布时间:2017-12-17 10:44:29 点击数:179次

《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

这本书是由邓小平的小女儿——邓榕为父亲写的一本书。在序言中她写道:我所写的,不能够称为父亲的传记,也不是我个人的回忆录。一时茫然,不知归类,再次权称“感情流水账吧”。愿人们随着这感情的流水,回溯往事,在对“文革”的回顾中,感悟一二。

自1966—1976年,十年文革时期,我所感受到在自己女儿笔下的邓小平是一个情感细腻的父亲,是一个宽宏大量的政治家,是一个坚毅不屈的老人。

一、情感细腻的父亲

邓小平在生活中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不爱拍照,可是我却在这本书中发现了,作为一位在文革艰苦岁月中的失意的人能够面对生活的艰难,给予生活最大的善意。即使与儿女天各一方,他每天照样与妻子一起接受当时党和国家在当时对他进行所谓的“改造”。在面对自己的儿子——朴方,因为不能顾忍受红卫兵对他的自尊的践踏,跳楼造成瘫痪时,作为一位父亲,他的表现“还是无言,只是不停的抽烟。”但是又怎能想象不出来他是怎样的痛苦呢?他安慰妻子,为了儿子的病,他又一次给中央写信,表达自己作为一位父亲为儿子病情的忧虑;面对自己的小女儿和小儿子插队回来团聚,他使劲往小锅炉中加煤炭,为他们烧热水澡;女儿带来自己的意中人,他则一脸高兴的样子,一拍大腿,用他浓重的四川口音说:“看样子,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在自己的孙儿们出生后,他便变得爱照相片,并且与孙儿们的合照都是笑语盈盈的模样。

二、宽宏大量的政治家

邓小平在1966年,那时是他政治生涯中的低谷时期。面对“邓小平专案组”对自己的紧追不舍,他在被“发配”的江西称自己是“桃花源人。”与妻子一起进行改造。可是他也不会忘记与中央进行联系,与毛泽东进行通信。他总是在想自己还可以留着这一副身体为国家为人民做点什么。他总是在晚饭后在院子里散步。围着小楼,他一步一步、一圈一圈地走着,走得很快,却很从从容。他就这样走着,沉默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思索他不是在担忧眼前生活的艰难,更不是在考虑个人的政治机缘。他不断思索的,是几十年的革命画卷,是党和国家所走过的不平坦的道路。尽管在1973年,邓小平恢复了自己的工作,但是他所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四人帮”。在“四人帮”撺掇下,邓小平有效的整顿工作还是被迫停了下来,并且进行了新一轮的“被检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随之而来。在最后关头,他也不愿意违心地写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在“文革”中第一次达到邓小平时,毛泽东保留了他的党籍,在第二次被打倒也同样保留了他的党籍,在这一次毛泽东再次保留了他的党籍。直到1976年10月,“四人帮”被彻底粉碎,邓小平依然没有正式复出。但是邓小平的政治能力和功绩是人民有目共睹的,1977年7月,邓小平正式复出,这次复出是民望所归,是一个对中国的前途命运至关重要的复出。

三、坚毅不屈的老人

在文革开始时,邓小平已经62岁了。他在文革所遭受的三起三落并没有磨灭性格坚毅不屈的为人民服务的心。在江西的冬天每天坚持用冷水擦澡,这是对他自己意志力的锻炼。即使身处逆境,他尽量保持每日起床规律,用心灵上的镇定,对待枯燥的生活。对于后来批邓的叫嚣,他始终以坦荡之心对之,完全不予理会。邓小平的忍耐不是孤独的忍耐。他自己心里一直保持着对未来的希望。儿子女儿的陪伴,妻子的陪伴,还有孙儿们的陪伴,都让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对生活充满热爱。

我从这本书中所学习到的不仅仅是邓小平作为一名政治家所面临困难时期的镇定自若,更是作为一位普通的人,能够把家人时时刻刻放在心里,作为战斗的力量。他的战斗不是一个人,是全家人的战斗;他的胜利不是一个人的胜利,是全家人的胜利。

责任编辑:严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