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校园文学
图书馆一楼
来源: 翔宇网 作者:梁馨宁 发布时间:2017-12-16 21:18:13 点击数:120次

  捏着这张印了我青涩头像的借书证,来到我已许久不曾涉足的一楼图书馆。左右两侧的巨大房间内,塞的满满当当的都是书,在阴暗的图书馆内日复一日地沉睡,沉闷又压抑,仿佛要拉着每一个走进它的人一齐陷入沉睡之中,从此半梦半醒,不再清醒。但我一直不解的是,明明只是些书而已,为何会带给我这般难以忍受的压力?

  踩着明黄色的木质地板,从小角门内进入,站在当口处,打开左手边的开关,老旧的氖泡管挣扎了许久才“啪”的一声亮起,照亮了这一列书脊。我用拇指缓缓抚过每一册书最上面的棱角,有点凉,有点疼,却抵不过内心深处的惆怅。我本不想慨叹,也不愿说些什么悲秋伤春的话,但心尖的疼意却真真切切地存在着。这些书太旧也太新。

  抽出一本《嘉莉妹妹》放在掌心小心翼翼地翻动书页,不敢大声喘息,怕惊扰书里安睡着的灵魂,纸张泛黄,一页与一页间紧粘在一起,歘欻的,难以翻动,就像是从未见过天日,我暗香,这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夸张。

  一排排的《东方巨人毛泽东》《邓小平说的话》《商场风云》,各个都一脸端庄肃穆地站在他们的高度,凝成了这股摄人的威逼。他们的内容决定了他们生来就高高在上,与众不同。也许也曾有人和我一样路过他们,但再他们面前变得怯懦,丧失了打开他们的勇气,我却一咬牙抽出了他们。但可惜的是,每一本我都没能读完。我更钟情的是《沉香》《纯色的沙拉》,尽管也对《璇玑图》感兴趣,奈何通读一气后,发现仍不明所以,只能又将它搁回原处。但我仍然觉得这里的每一本书都是应该被认真对待的,书本就不同于其他物什,他们是不该被孤零零地束于高阁之上的。

  如果将刚出版的书比作是面若桃花的新娘,那么这里的书就都该称为是独守空闺数年的怨妇了,直怨得面色枯黄,浑身散发着沉闷的气息。

  我曾自诩为爱读书的人,年幼时,常为自己比别人多读过写书而沾沾自喜,而今却总是为自己书读的少而羞愧。因此,每当我走在图书馆里,我总是觉得不安和深深的负罪。我的眼前有这么多的书,我却选择末世,怪我,怪我。

  不想为自己找什么理由,我只能选择同情,同情这些被忽视了的存在。

  每本书都一直在,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即使太阳疲倦,月亮沉睡,他们也不曾离开。

  书也一直待着,待着这个模糊地带,等着哪一颗疲倦的心回来。陈静之后才拥有光彩,才不会被忽略的微弱的存在,经年等待,不断被时间掩埋,落上一层又一层的细灰。哪怕我们不懂书的感慨和等待,他们洗尽铅华,本想不再对谁期待,从此寂寞无声,也是一种自由自在,却为何还会有期待?守着这无果的期望度过日日年年,宁愿受伤也不想要空白。

  时间走得太快,我们的日子过的太匆忙,但请给书留下一点时间,不让它在孤独里徘徊。

责任编辑:佟佳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