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择路,寻情
隧道尽头的光
来源: 翔宇网 作者:苏秦津子 发布时间:2015-04-12 14:50:26 点击数:296次

我曾幻想过一个人背着行囊,坐在混杂着香水味与食物味的长途巴士中,单手撑着下巴,以一个半是明媚半是忧伤的表情凝望窗外,任一个又一个隧道在我脸上投下明暗的剧变。

这会不会很像电影里唯美的镜头,你的一颦一笑仿佛都在出演,旅行是为了记录这个过程而不是为了感受。而有些幻想,终会在与现实接轨的一瞬间,粉碎。

再回想踏上这个旅途之时,我有好好研究过这个城市与那个城市的距离,长途车两天,自驾行一天,飞机四小时。同样一条路,说慢隔了万水千山,说快不过一个小盹。可是我既不耐烦屈就在同一个位置睡过一夜,也不愿匆匆忙忙错失了沿路的风景,所以搭上了自家亲戚的便车。于是,行囊不用背了,狭小空间开了换气窗,我只能撑着下巴半是明媚半是忧伤的凝望窗外,然后望着望着,睡着了。

离开我所熟悉的这个城市似乎是件太快的事情,未出发时天空还是蒙蒙细雨,窗外的行道树还是一道道笔直的线影,等我一觉醒来时已是晴空万里,可我脚边雨伞低落的水渍还没有干透的痕迹。转眼,我就走过了一半的距离。

现在我也在这一半的距离上,汽车驶向的道路全是被我睡着错过的风景。

这是一段多山的路,高矮横斜各有风味,我身下这只永不疲倦的四轮兽就像穿山甲,带着它特有的呼啸声袭向那一个又一个黑黢黢的隧道。有时候穿过一条隧道,播放器里轮了好几首轻快的西班牙曲,有时候一首都没播完就有刺目的光急急忙忙扑面而来。而我也是这时才发现,原来在旅途中的人是看不见光影的剧变的,她的眼里只有满片满片的黑,满片满片的白,黑,白,黑,白……最后,全世界都只剩了黑白,它们撕扯着混杂着却又界限分明着。

我会经不住地怀念起来时的瞌睡,至少不会提醒我这些隧道的面目可憎。可我还是清醒地向前看,黑黢黢的隧道那么长那么长,尽头处是让我又想念又心怯的,光。

离开我的城市已经两个月。这两个月里的每个夜深人静,这段路都会鬼魅一般走进我的梦,披着形形色色的外衣,会光怪陆离得像奇幻世界里的色彩大道;会连绵起伏得像阿尔卑斯山脉;甚至会惊险刺激得像地心历险记,但是梦里的我都那么锲而不舍得走着跑着,用尽一切力气向前进着——只因为我知道,那后面的白光里藏着的,是我的城市,我所熟悉的、亲爱的、距我千山万水的城市。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这断路的模样,就像我曾幻想过无数次属于我的旅途应是如何模样,可是我没想过它竟会如此单调,一如基督平淡无波的祷告,让人连兴奋的情绪都产生不了。又或者只是我太过执着于隧道尽头的光,以至于沿途哪些嫩绿哪些鹅黄都成了形同虚设。

我开始后悔,为何要奢侈于享受风光,放弃那四小时的速度体验。对那道光的渴望已经有了自我的意识,它向我埋怨了太多:为何不早一天踏上归途?为何车速不再快一些?为何隧道不再少些?为何要把旅途的终点定在那么遥远的地方?万水千山……为何为何,为何我对那所城市的想念,会来的这么汹涌,这么激烈?

又一个隧道被甩在身后,渐行渐远。我沐浴在这片光中却没有想象中的温暖,因为我知道还有下一个,再下一个的隧道在等我,它们的尽头都有一片光,我永远也不知道会在哪一个隧道终结,会在哪一片光中潸然落泪。我唯一知道的是,越来越多的隧道消失后,会有一种近乡情怯,让人忍不住期待下一个隧道的尽头就是那,又害怕就是那。

我在这条路上穿行,这条路平淡得只有一个又一个的隧道,隧道的尽头有光,有失落有期望也有彷徨,还有对我的城市的无比的,思念与向往。

 

6.jpg

 

 

 


责任编辑:严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