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择路,寻情
歧路萧萧
来源: 翔宇网 作者:刘佳 发布时间:2015-04-12 14:46:58 点击数:262次

她像迷途的羔羊,撞到了那一片光明。

青苔依附在青石板路上,酝酿出柔色的光。飘零的桃花不知从何处吹来,缱绻于风中。她的目光循着脚步,每一步都迈得小心翼翼,耳朵却自然地感受到了空气中的震颤。那是多么亘古的哼鸣啊,就像是埙的质感:沧桑,喑哑。她看向声源处,一个老大爷坐在那,阳光柔柔地氤在他的身上,从眉眼的浓郁到嘴角的轻舒;从手茧的厚重到衣着的单薄,每一处都像一幅古画,破败陈旧却意蕴非常。然,声音正是这个老人发出的。

她走上前去,像是怕打扰这幅画一样,轻轻地喊了声“爷爷”,老人却还是那般入画样,她只得轻轻地拍拍老人,老人目光轻瞥,她才讷讷地问一句“您在看什么啊?”老人轻笑了一声,“还能看什么呢,眼前物而已。”眼前物?她看了看眼前的路,面带疑惑。老人轻叹一声,开始了幽幽的叙述。

路的年龄够老了,人也走得够多了。斑驳的青石板也变得坑坑洼洼。小城闭塞,一代一代流传下来地也无非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偶尔来点惊喜,也够冲刷几代人的记忆了。青石板路上,有随书生私奔的小姐的足迹,有弹孔渗入的痕迹,而更多的,是无数垂髫少年渐渐地将青春埋在土里,鹤发童颜后却依然走在路上的痕迹。然后,路走宽了,人也走远了,或许有回来的,却终究是把这当作驿站,歇歇脚而已。

老人不识字,也没走出去过,可她却感受到老人心中的丘壑。老人说出的故事,是不精致的,甚至是有些粗鄙的,没有花哨的修饰,没有故意的炫技,有的只是那一望即可见纯粹。他细数着每块青石板,“囡囡,你看这里,这块是小时候那个糖人大叔最喜欢的扎的地方,他挑着挑子,挑子一头是带架的长方柜,即使还没叫卖,孩子们也一窝蜂地聚上去,涎着口水,眼巴巴地望着。那块,你看是不是有个孔,一群小屁孩总喜欢把弹珠投在里面;我们也曾吆喝着去看过大戏,看戏子脸上的春光……”故事美妙在于戛然而止,正如所有的回忆终会终结于他这一代,老人看过太多满怀憧憬出去闯荡的少年,终于感受到这条路上的荒凉。做糖人的不再来了,打弹珠的孩子走了,戏台也久久未搭过了,剩下的只有风吹来的落叶厚厚地扑在青石板路上。

她感受到了老人语气中的萧瑟,心中似乎闪过什么,怯怯地问:“爷爷,你的儿女呢?”老人的手顿了一下,颤颤巍巍地拿出烟斗,深吸一口,说:“都走了,走啦!”老人的妻子受不了这里的贫穷,带着女儿离开了这座城。老人一手操持家中,养大了儿子,却抵不住他的鸿鹄之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背影淡出眼眸。一双儿女,一个好字,就这么硬生生地拆开了。

她看着眼前的路,人烟稀少,而路两旁的房屋,也鲜有炊烟升起。一座城,美则美矣,却没有人气。她不是这里的人,从小见到的也都是工业化的城镇,见到的人也是汲汲于名利的。可她的梦里也曾有一个小镇,不说其他,良田美池桑竹好歹也是有的。然而,当她在路上寻找着这样的一个小镇时,又有多少个小镇沦为了空城呢。

她抿了抿唇,却说不出话来安慰老人,只能静静地蹲在一旁,陪老人一起看夕阳渲染,看歧路萧萧。

风又起了,然后,天暗了。 

                           

 


责任编辑:严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