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择路,寻情
这是一条路
来源: 翔宇网 作者:王爽  发布时间:2015-04-12 14:41:38 点击数:228次

这是一条路。

这是一条安静的路。

这是一条躺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的安静的路。

那是怎么的一片平原?

那里的鲜花还未盛开,绿草刚刚发芽。鸟的啼声还未被露珠包裹。野兽的足音依然隐匿于夜色的裙摆。成千上万双眼睛还未被光线捕捉,亿万声呼吸依然还在半途。

我知道这是一场梦。

因为我能清楚地看见周围的绿草上摇摇欲坠的露珠,湿润的泥土里扭曲的蚯蚓,因为我变成了稚嫩的小童,天空变得更远,脚下的路却触手可及。我清醒地活在梦里。

既然是梦,总得梦见什么,遇到什么。迈开我的小短腿,晃晃悠悠的,我向前走去。都说梦里人的感官都是不存在的,你所“看见”的影像都是大脑合成的产物,那我所“闻见”的这股雨后青草香,大概也是因为看见湿润的青草地后海马体所激发的回忆?不远处奔跑的跳过石头的母鹿有着最纯净的眼睛,不知不觉的,我偏离了有些无趣的大路,钻进了旁边的小道,那里有像宝石一样清透的湖水,大概“瓦尔登湖”也不过如此,抬头看了看天上泛粉的云彩,似乎离我近了一些。我长高了。

渐渐的,小道越来越不好走。路边的荆棘开始密集起来,他们刮破我的衣裳,隔开我的皮肤,虽然感觉不到疼,但看着你的手上多出来的伤口带着的血珠,还是挺瘆人的。齐踝的青草带着锯齿状的边缘,刮的肌肤生疼,于是我的面前出现了两条路:幽于森林深处的小道,泛着阴冷;撒着温热阳光的宽敞阳关大道。选择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两条路,我选择荒无人烟的那条路旁边的阳关大道,谁不喜爱阳光,谁不愿沐浴在阳光之下,即使是最见不得光的。

我发现我能看见更远的地方了,我看见远处有一颗泛着亮光的树,他在我的左侧很远的地方,我知道,那里并定有什么,于是我开始坚定的向前走去,不去理会身边那些不知什么时候盛开的鲜花,不去发现藏在草丛间微微探出头的松鼠,我只顾着那棵树,我知道那里有我想要的,即使我还暂时不知道那是什么。然后……我踩进了沼泽,是的,我没有走到那棵树。我陷在沼泽里,我现在明白不低头看路的后果了。烂泥粘附在肌肤上的粘稠感令人作呕。我顾不上弄脏衣服,坐在沼泽边,把我的脚拯救出来。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可是那棵树还是在我的左边,看上去并不远的地方,静静的。

后来的路上,我越走越慢,我遇到过许多沼泽,有的大,有的小,我躲开了一些,但还有一些让我深陷其中。我也遇到过齐腰的栏杆,旁边的牌子上写着:“跨过去”,可我却选择从底下钻过去,反正结果是一样的,不是吗?

那棵树还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静静的。

但是他仿佛没有那么重要了,它就像存在于这个梦里一直泛着粉色的天空一样,也许不可或缺,但他也没有那么重要。我反而开始习惯时不时从我脚边蹦过的兔子,偶尔跟他们握个手,虽然我现在每次蹲下去都变得异常艰难。

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我还是继续的走着,可雨后的青草香又变得清晰起来,我的视野又变矮了。不远处的母鹿还是在跳过眼前的石头,不远处的湖水还是有着像锦缎一样波光粼粼的湖面,天空中泛着粉色的云还是遥不可及。

如果你能像盗梦者那样闯进我的梦里,你大概会看见有个小小的人影站在一条路上,一条躺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的安静的路。

那条路是一个圈。

这是一场梦。

这是一场噩梦。


责任编辑:严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