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择路,寻情
行走的快乐
来源: 翔宇网 作者:戴林祥 发布时间:2015-04-12 14:31:11 点击数:57次

讼一段经文,留一段参悟,他沿着漫漫长路留下一路梵唱,极目远眺中蓦然听见诵经中的箴言。

持一支竹笙,唱一路笙歌,他游走在荒漠的边缘,虔诚祈福中顿悟那阵阵驼铃中蕴藏的希望。

他们已然行走在路上,即使终日与孤寂与清苦相伴,也依然留给世人坚定行走的背影,将人生的苦难化为嘴角那一抹云淡风轻的微笑。

接受了心灵的皈依,他们行走在内心的快乐里。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现实社会中游走的现代人,似乎很难找到这种行走的快乐了。人们拼命地跟随时代的脚步,拼命地随时尚而翩翩起舞,一头扎进这份凡尘的物质社会,贪恋那么一点醉人的富贵与名利,生活的节奏随之加快,人们热衷于从最新鲜的消息,最隐晦的笑话中寻求所谓的乐趣与刺激,在频繁快速地点击中加入一场浩荡的娱乐盛宴,却磨钝了自己的心灵。

人们以为这样的行走便是快乐了。然而当行走已经失去了心灵的皈依,不再是一场简单的旅程,在身心疲惫的同时,哪还有乐趣可言。

黎巴嫩著名的诗人纪伯伦说:“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行走。”行色匆匆,盲目向前的我们哪懂得什么是快乐呢!

往事如观流水,来者如仰高山,抖落千年的文明,不禁很是羡慕起那些从容行走的人来。

想那苏轼一日与朋友出游,却不料天公不作美,众人惶惶不已,然而苏轼却道:“也无风雨也无晴。”任凭自然的变化,只要内心无所畏惧,坦然面对,即使走在人生的风雨里,也依然能够找到自己的那条路,从容潇洒,自得其乐。

想那李白在高堂上一转身,留我们检点万古乾坤,检索到他一生行走的脚印,是怎样地生动了大唐的山水,过着怎样一种浪漫的人生哪!他晚年时杜甫前去探望,问及此生遗憾,李白也只是淡淡一句:“愧对葛洪。”于是,杜甫题了两句绝好的诗:“纵酒狂歌空度日,飞扬技扈为谁雄”,是啊,为谁雄,他还为君主,不为名利,时空流转洗尽铅华后也只是和葛神仙取乐来!

真正会行走的人正是这样笑看一切,永远有着内心的坚守与信仰。

“我们仍然在路上,脚步朝着理想的方向,现实冰冷,心中却始终热情向上,因为有一条回家的路叫归途”身处闹市,灯红酒绿不断刺激你的双眼,纸醉金迷慢慢侵蚀你的神经,身心俱疲,哪还有时间徜徉心中那一方净土。生命伊始,便已没有回程,可怕的不是必将到达终点,而是遗忘在路上。渺渺一生,在时空里变成一场往事,经不起久远的冲刷,然后了无踪迹。我们一直都明白的,所以千百年来,红尘世界里的人们,或是追名逐利,或是独上高峰,或是舍生取义,辛苦如斯,为的就是为后世人仰望,求得饱满的存在感,然后走进历史成为永恒的记忆。一如灿烂星空,那最早出现的,未必是最亮的星宿,有的星宿孤独地燃烧着,熄灭了,很久很久以后,它的光才到达我们的眼睛,转瞬间已消失在苍茫的夜空。不管怎样强烈而伟大的存在,怎敌悠远时空的消磨。

在现实社会中走失的我们,能不能停下匆忙的脚步去看一看古人行走的风度,能不能卸下腾达的痴望与坠落的隐忧,静心的去体会行走的乐趣,欣赏路旁的风景呢!

仲尼曰:“古之人外仕而内不仕,今之人内仕而外不仕。”生存可以随遇而安,而生命之路的行走必须有所坚守啊!

一路行走,谢尽了梅花,闹罢了笙歌,走过多少千山万水,看透了多少风景,而行走的快乐,全然在于有没有欣赏的心态与坚守的心灵。  

 

 

 


责任编辑:严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