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淮阴师范学院周恩来班专题网站
归周恩来 心系邓颖超
来源: 翔宇网 发布时间:2013-06-26 13:29:12 关注数:212


  1988年4月,又是一个海棠花盛开的时节。此时,周恩来离去12年,西花厅院子里繁盛的海棠花再一次让84岁的邓颖超浮想联翩,留下了下面这一段情书式的心灵独白。“海棠花每年都开得鲜艳,开得漂亮,惹人疼爱,因为你喜欢海棠花,我也喜欢海棠花,建国以后,你就选了这个盛开海棠花的日子来居住,你住了整整的26年,我比你住得还长,是38年。我们并肩欣赏,我们共同喜爱的海棠花。我仿佛还是在昨天,在我的眼前,但是12年已经过去了。本来这12年是很短暂的,但是,偶尔我又感到是非常漫长的。”
同志、战友、伴侣,是邓颖超对丈夫的别称,她用这种平常的称谓表达了只属于他们之间的超乎寻常的感情,他们把相爱融化在人民之间,融化在同志之间,融化在朋友之间,融化在亲人、儿童一代。
开国大典之前,周恩来夫妇忙于各种为筹建新中国而召开的会议。那时,周恩来还没有被正式任命为政务院总理,但他已经承担起政务总理的这份责任。“各位代表先生们,各位来宾先生们,现在宣布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开幕,”正当他费尽心力将各方人士合理安排组成国务院及其下属机构时,许多党内外知名人士向他提了一个建议,在政府里给从事革命工作近30年的邓颖超安排一个职务以做到人尽其才。周恩来没有采纳这个建议,邓颖超在政府之外的妇联任职。后来,有人为邓颖超抱不平,他们认为以邓颖超的资历和才干应该是政府的一个部长,周恩来却说,我是政府总理,如果邓颖超是政府的一个部长,那么我这个总理和她那个部长就分不清了,人家会把她那个部长说的话、把他做的事当成是我支持的。周恩来还说,只要我当一天总理,邓颖超就不能到政府里任职。
1975年9月的四届人大有人提议让邓颖超担任人大副委员长并得到毛泽东主席的批准,但周恩来还是将这个提议压了下来。偶尔邓颖超心里也会有点委屈,但她理解并支持周恩来的做法,因为他们结婚几十年来相互之间有过约定,两个人可以在一个地方或一个机关工作,但不要在一个具体部门共事。
早在1925年他们结婚时,两个人的不同工作似乎就已经为这个约定做了注解。那时,周恩来是中共广东区委常委兼军事部长,广州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邓颖超则刚刚从天津南下来和周恩来完婚,并担任广东区委委员兼妇女部长。我们既没有我们可以登记的地方,我们也没有证婚人、介绍人,我们更没有讲排场、讲阔气,我们就是很简单地没有举行什么仪式,住在一起。广东的同事们在他们结婚后纷纷嚷着他们要请客,周恩来和邓颖超就在离住处不远的太平餐馆请了两桌西餐,张治中、何应钦、邓英达、陈赓、李富春等都来贺喜。“张治中啊,就要邓大姐介绍他们的恋爱经过,大姐对我说‘怕什么,要我说,我就说,我啊,因为个子矮,噔一下就上了凳子上,站在板凳上。当时恩来啊,还特别为我担心,怕我应付不了。其实啊,我什么也不怕,我当年五四运动在天津是演讲队队长,这点事我怕什么,所以我站在板凳上我就讲,我和恩来怎么相识、怎么相爱,讲了一遍。然后呢,还把当时恩来给我寄的明信片一首诗,我也给背诵了!所以张治中和那些人啊,听了以后,连声鼓掌叫好!’”原周恩来邓颖超秘书赵炜说。
1954年周恩来到广州休养工作时,有一天路过他们当年工作和居住过的地方。第二天就给因病未来的妻子写信,昨天车过广卫路发现了广卫楼,快三十年了,不能不引起回忆。而邓颖超也难以忘怀孕育了他们爱情之花的土壤——1919年天津学生的五四爱国运动。就在这次爱国运动的高潮中,他们相见了彼此都有印象,不过只是淡淡的。后来他们和一批比较进步的学生组织了觉悟社,开始有了更多同志式的接触。在这里八十多岁的邓颖超仿佛又回到了和周恩来一同追求新思想、追求进步的纯真年代。“后来,1920年,他到法国去勤工俭学,我在天津当小学教师。有一次他给我一封信,突然地提出来,要求我们的感情,发展到明确的恋爱的关系,他非常急迫地要我回他的信。但是我的母亲呢,是非常民主自由的,在我小的时候她就给了我婚姻自由,但她要做参谋,那么因此,我不能不把这个事情去告诉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呢,她就说‘现在啊,不要答复,等他回来看一看再说。’我母亲是这样的思想啊,但是我的思想感情让恩来同志追赶得我不能不马上答复他了。因此,在这点上,我没有接受我母亲的意思,我就自己主张婚姻自由。我就明确地答复了周恩来同志。从1922年,23年,这个期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和爱情已经不是一般同志关系、朋友的关系了,而是相爱的关系了。”
半个多世纪后邓颖超访问巴黎时,专程来到周恩来当年居住过的地方。置身于六十年前那熟知的房子,回忆着周恩来当年急切而又含蓄的来信,七十六岁的邓颖超再次心动了。五十多年的时光中,在风雨同舟的奋斗生涯中,周恩来与邓颖超甘苦与共,一起度过了波涛汹涌的燃情岁月。
1957年“八一”建军节,周恩来和人民军队的昂扬对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万岁——万岁——万岁——”“同志们好!”“首长好!”周恩来为发展壮大的人民军队而艰苦卓绝的努力。
作为新中国开国的总理兼第一任外交部长,周恩来在致力于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时期,还积极开展外交活动,为开始大规模经济建设的新中国营造和平安宁的环境。
1964年端午节,周恩来写给邓颖超这样的字条,“夫妻情性能到老,无限深情在险中,相仳相伴机缘少,革命情义万年长。”
在三年困难时期,有这么一天呢,周恩来保健护士对总理说“总理,这些具体的技术性工作,能不能叫别人帮你一下?”但是呢,总理还是说,“你认为这是一些具体的技术性工作,不能这么看,全国人民吃饭这是个大问题,这可不是具体的什么技术性工作。我要是不自己算,我怎么能知道底细。就因为我知道这个底细,所以我要算得清清楚楚……你要懂得我的工作,你才能理解,我作为一个国务院的总理,应该做什么。”一切从人民出发,一切为人民着想。
1970年,这个夏天,周恩来秘书纪东“我呢,就按照每天的工作程序,到总理办公室给他整理文件。在整理文件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了一篇,一张就是四十二开纸,总理写的一首戏剧唱词,《西厢记》题目‘不公与不干’,做天难做二月天,蚕要暖和参要寒,种菜哥哥要落雨,采桑娘子要晴干。从这四句唱词来看,我们都很明白,就是老天爷啊,这个天很难做,那么作为总理当时呢,就是管理着主持着党中央国务院的日常工作,又有林彪和‘四人帮’两个集团在争夺势力,所以说很多事情,总理都处在一种左右为难的状况。”
1964年12月,周恩来与从南京、上海等地采访归来的老朋友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促膝长谈,“你喜欢抽烟的,啊,抽烟吧!”“一起抽。”“上海看得好啊,无锡去了吧?”“是的,我在那呆了三四天。”“看了工厂?”“是的。看了一些资料手册,还去了几个工厂,还去了学习虫防治所。”“哦,看那个。就到了这三个地方,南京,无锡,上海。”“但是上海最有生机,有一种参观大都市的感觉!”“好,你不是要问点问题吗?”“是的,周总理,我发现现在中国的情况和1960年我所看到的相比,有了明显的不同,是不是可以推测中国的经济水平,尤其是整体经济水平已经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他说搞了十五年经济建设,老实说,我作为总理还没有学会呢,我们都在学习。经济发展的规律是极其复杂的,我们认识了一些,还有更多的未被认识十五年来,我们做对的不少,也有一些做错的。
纪东回忆,“总理来几次看望他(王进喜),‘作为一个老朋友,总理也劝他要听医生和护士的话,和医生护士很好的配合,很好的治疗,然后病好了才能去工作嘛!’后来呢,‘铁人’由于病重啊,去世了,总理还参加了他的追悼会。”
“将军兼诗人”的陈毅沉重的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要彻底地报销。”在那个疯狂的年月,周总理想保护的人太多了,又常因为没能保护好而愧疚。
原周恩来卫士高振普言:“总理吃饭呢,邓大姐吃饭也是非常简单的,他们一般都是两菜一汤,两菜呢就是一荤一素,每个星期都要吃两次,恐怕两次到三次这个粗粮,就像玉米面啊或是其他高粱面、高粱米,这些东西,剩下的饭菜能够留着下顿吃的,他就不让工作人员倒掉,要留着吃……又一次到非洲,就是几内亚去访问,他跟塞古杜尔在交谈当中就讲到了,他身上穿的外衣、衬衣、穿的鞋子和戴的手表都是中国自己产的。我们理解他就是告诉对方就是要发展民族工业要靠自力更生。”
“我在香港碰到了一位蔡省三先生,他是过去国民党蒋经国的助手,十年的助手,跟蒋经国很熟悉,他呢,是最后一批,1975年被特赦的国民党战犯,他就跟我讲到,1845年重庆谈判时候,蒋经国跟他谈了一个评价周总理,周恩来先生,他说周恩来先生待人之诚恳不是做作出来的,是出于他本人的素养。”周恩来侄女周秉德说。
周总理,他走的不放心,也有些恋恋不舍,带着满腹忧患。在住院的一年零六个月中只要有时间就不停的处理工作,接见外宾六十三批,在接见外宾前后与陪见人谈话十七次,在医院召开会议二十次,出医院开会二十次,外出探望或找人谈话七次。四十年前因为得了肝脓肿,他是被医务人员抬着担架过的草地,四十年后,他又在医院跋涉新一轮的雪山草地。他的病情持续恶化,最终卧床不起。周恩来与邓颖超四目相对时,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赵炜:“在1975年,距离一月八号去世两个多月的时候,高振普从医院打来电话,说总理要我陪大姐去医院,到了医院呢,我有一个多月没见总理了,总理就从被子伸出他的手要和我握手。这时候总理啊,他的手是除了骨头就是皮,骨瘦如柴,但是他是用力来握我的手说,‘你要照顾好大姐!’这是我没想到的,我立刻回答,我一定,当时就说不下去了,我就哭了。”
1976年1月8日9时57分,周恩来走完了他第七十八个冬天。“小超哀献,悼念恩来战友。”十里长街送总理,在寒风中等待的人们早已失去了对刺骨寒风的感觉了,这样的情景在中国历史上是少有的。邓颖超含悲隐痛把周恩来的骨灰洒在祖国的江河湖海里,奉献了一切给人们。
海棠花依旧年复一年的含苞开放,常常会有爱花的人来看花,在欣赏花的时候,大家都会想到你。你到哪里去了呢,我认为,你一定随着温暖的春风,寒冬的雪迹,你已经深入到祖国的高山大地,你经过长江黄河的运转把你送人了无边的整个地区的海洋,你不仅是为了我们国家的人民服务,而且你为了人类的进步事业,为了世界的和平,你一直在那里跟他们并肩战斗。